棐桃

只 击 發 一 縷 塵 灰 , 世 事 如 如 不 動 .

我和胡春漾是在舞会上见过的,当时她还嫩,随便捏捏都要出水,美,年轻,善解人意。眼尾都带着娇俏,活脱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姑娘。再见到她大概是在北平四月,她成了当红的杂志模特,眼神忧愁阴郁,纤细腰肢仿佛一掐就断,翻译过来就是想和她生成对成双的小孩不等。身上仿佛有飘逸的,灵动的百合花香。她脆弱的要滴眼泪,她软,绵,我进入时就好像踩进了一片孕育着少女香气的沼泽里,我亲吻她的脸,从沾水的睫毛吻到裸红的肌肤,我轻生哄她,别哭了宝贝。好像她从来都是我的宝贝,好像我从来都对她爱惜有加。

大寒之时,与我同归

(´∀`)


都给我去看连载:

来呀来呀!一起玩耍哈哈哈哈哈哈




Caramello。:



您好, @Caramello。 @Yannick。  @都给我去看连载!!!来自铁血初三组的联文邀请。




1月20日(周日),诚挚邀请您参加大寒的联文。




题材规定:偶像练习生乙女向,没有结局限定








初次联文,有许多不足,请您及时指出。




人数暂未限定,视情况而定,欢迎您的加入。




联系方式:QQ或私信




 @Caramello。 2823318115(一塊發糕)




 @Yannick。 1063800716(Yannick。)




 @都给我去看连载!!! 2750946711(创新者)








抢男主的时间是12月2日(下周日)晚上7:00-9:00




审核时间是1月6日(周日),可以提前审核












Calling you~


Moonlight

xxj文笔 occ预警
有私设
勿上升正主
黄明昊×我
明星×头粉
源于现实,部分捏造🔞


最后一场演唱会即将开始时我正站在盥洗室门口抽烟,头发扎成凌乱微散的丸子头,指尖夹着的烟蒂明明灭灭,烟雾缭绕,有点让我想起壁炉里噼里啪啦的声响。闺蜜走过来,我用一张哭崩了的死人脸冲她僵硬的微笑,把所有的零散五官沾上502再一寸不差的安回面皮上,“你来啦”“操他妈不就是个男人吗?把自己搞成这幅狗样子给你的整个梦遗青春看笑话?”也许是人类的逆反心理起到了作用,我萌生出了一点两人共走杀出血路的无脑秘芽。她说我好会幻想,我也愿意幻想,受了伤就躲进自己用泪水脑细胞凝造出的坚实堡垒,别人进不来,我也出不去。于是我在空旷的公主城堡里烧着了一只又一只粉红的烟。


她一把夺过去丢进下水道冲走,于是这颗烟蒂的所有秘密都封存在了无尽的水里。开始蔓延出洗手台,浸湿了我的裤脚,和它一起浸湿的还有我做了半年未醒的梦。


我哭了,靠着洗手台哭的好大声,可这单纯只是为了我逝去的羽毛梦。我还没有足够大的玻璃可以呵出一口温暖的气,像无数次年轻时那样画下爱心与黄明昊,再一脸娇羞的对着玻璃里的他喊黄明昊一起走花路吧,跨越大半个首尔给他买一杯冷掉的珍珠奶茶。我对黄明昊付出的好多好多,爱的作用是相互的这点在我身上完美的显著出来。黄明昊对我做的也不亚于厄洛斯和普绪客,他要用满眼的桃红色粉色铺出一张最适合做爱的床,我躺上去就像坠入了百花谷,被蝴蝶轻盈的亲吻着,指甲上的半颗月亮也死在了涅槃的圣水里。


月光下的两只黑影,边缘的轮廓模糊的不分男女,黄明昊把手插进去时像人类登陆月球般激动又小心翼翼,把我隐埋了大半辈子的秘密捏碎了,皮肤散发的热气还是能轻易将木质床头晕染出一圈白雾。我想把我自己干干净净又圣洁的献给我的海兽,无论第一次是如何粗暴又简陋——在小旅馆那张破败的木板床上,他摇晃着摇篮,我在哄睡中闭上双目,留下二生婴儿的最后一滴泪。我环着他的头,安抚似的说“黄明昊,我好爱你啊。”他没说话,送给我一篮篮野生樱桃,用来绞出鲜红的樱桃汁装进玻璃瓶里做五块钱的饮料,幸运的话能得到一个再来壹瓶,可黄明昊没有得到,我也没有得到,像两列相遇的列车,匆匆交互过后便各自走向各自的世界。


可我依旧盲目的追求着他,揣着一颗炙热躁动的少女心耗尽我余生的生命力来爱这么一个完美的人,即使情欲的末尾是无尽的苦痛,他的心也要掰成一半一半分给他的粉丝和局促的我。所以他给我的爱好稀少,像粥里伶仃的米粒,其余全是稀汤。在那个树影斑驳的午后,黄明昊再给我涂有闪粉的指甲油,在光线的照射下显示出影影绰绰的光“你给我的爱掺了好的水哦”闻言,他顿了顿,指甲油在皮肤上划出一道清晰的红痕,他匆忙给我找卫生纸来处理源于我源于他的手忙脚乱。这个问题也就作为一个独有的默契不了了之。也许他那天眼睛里的光泽像一颗闪闪在嘴里含了好久的苹果硬糖,也像指甲上的红色漆油。


我扶着洗手台缓缓站起来,手上的指甲油也掉的差不多了。也许在黄明昊走的那一夜,什么东西就留在他身上了,他不必还,我也不必要。一场情财两空的赌博,我输得倒是心甘情愿。我走进了演唱会会场,再撕心裂肺的喊了一次“黄明昊,妈妈爱你”便是无尽的水淹没了整个世界,尘埃落定。


“好想来生和你一起做月亮上的一粒沙啊”黄明昊对着我吐出这些话,在梦里。深色浑浊的梦,让人悬于半空,感到原始的意识在眼前流动。我闭上眼睛想,说,别了吧,月亮上氧气太稀薄,咱俩活不下去。他忽然转过头面对着我,湿淋淋的睫毛膏像一瓶微醺的桃子伏特加,“那你愿意,和我一起死吗?”


我没说话,我不要死。我要带着悦方里的遗梦和曙光路上两双手同存的残影,惺惺般惶恐般的逃离这里。便是永生,便是难眠。


在苦痛的末尾我忽然想起很多年前在书上看到的一句话“人啊,冷漠起来真是太坚定了。”


————————————————————


浪漫桥段属于你们,黄明昊属于我